<code id='k3dd'><strong id='k3dd'></strong></code>
  • <i id='k3dd'></i>

    <dl id='k3dd'></dl>

        1. <acronym id='k3dd'><em id='k3dd'></em><td id='k3dd'><div id='k3dd'></div></td></acronym><address id='k3dd'><big id='k3dd'><big id='k3dd'></big><legend id='k3dd'></legend></big></address>
            <ins id='k3dd'></ins>
          1. <tr id='k3dd'><strong id='k3dd'></strong><small id='k3dd'></small><button id='k3dd'></button><li id='k3dd'><noscript id='k3dd'><big id='k3dd'></big><dt id='k3dd'></dt></noscript></li></tr><ol id='k3dd'><table id='k3dd'><blockquote id='k3dd'><tbody id='k3d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3dd'></u><kbd id='k3dd'><kbd id='k3dd'></kbd></kbd>
            <fieldset id='k3dd'></fieldset>
            <span id='k3dd'></span>

          2. <i id='k3dd'><div id='k3dd'><ins id='k3dd'></ins></div></i>

            焦點影評丨《唐頓莊園》電影版:一場暌違四年的英倫舊夢

            • 时间:
            • 浏览:10

            2015年的聖誕特集為《唐頓莊園》的“樓上樓下”故事畫上瞭一個堪稱完美的句號。無論是上流貴族還是女傭男仆,都在愛情或事業上有所收獲。

            因此,雖然一直有制作電影版的呼聲,但連享有“英國上流社會的百科全書和活的編年史”之稱的編劇Julian Fellowes也不敢肯定,沒有眼花繚亂的特效,也沒有緊張刺激的武鬥,一部英倫貴族傢庭劇要如何在充斥著好萊塢大制作的銀幕上大放異彩。

            但顯然,電影版找到瞭它的制勝之道。這場睽違瞭四年的英倫舊夢又一次上演,一如往常的細膩精致,但更盛大,更圓滿。

            1912年,是《唐頓莊園》故事的起始點。這一年,泰坦尼克號沉入大海,一封電報帶來克勞利傢族繼承人隨之殞命的噩耗,從此這個享受著貴族榮光的莊園被狠狠推入時代的洪流,開始瞭不可阻擋的命運變遷。

            15年後,一封來自白金漢宮的信件帶來瞭又一個震動全莊園的消息。在第六季結局盛大的二小姐婚禮之後,唐頓莊園迎來一件新的喜事,那就是接待英國國王喬治五世及王後。掌管莊園事務的瑪麗大小姐將和仆人們一起迎接這項最大的挑戰,為蒞臨的王室安排一場盛大的閱兵儀式和午餐晚宴。

            對於觀眾來說,這意味著我們所熟悉和關心的人物將有機會齊聚一堂:

            連退休的管傢卡森也因為皇室來訪重新出山。

            意味著更盛大的場面:

            接待皇室的晚宴

            閱兵儀式。劇組請來瞭真正的國王禦用皇傢騎炮隊。

            還有更華麗的服道化:

            圍繞著這場盛事,唐頓莊園得以展現出比以往更瑰麗的視覺奇觀,足以襯上電影版的規格。

            而在敘事上,電影也沒有重新挑起在第六季結尾化解的內部矛盾,而是讓所有人在同一個目標下,一致“對外”。

            以瑪麗為首的年輕一代忙著張羅接待事宜,而她的奶奶格蘭瑟姆伯爵老夫人則領著老一輩們,誓要讓作為王後侍女準備來到唐頓的表妹將格蘭瑟姆伯爵作為她的繼承人。興奮的仆從們則很快發現為王室來臨而作的準備並不是最困難的部分;當莊園的主導權被空降的王室仆役和禦廚奪走的時候,他們必須為瞭捍衛自己的榮譽而各出奇招。

            支線雖多,但都如電視劇版一樣,被非常巧妙地編織進瞭主線裡,繁而有序。當所有事情都得到解決,相愛的人們在舞廳裡、在暮色下翩然共舞時,就像在寒寒冬日喝瞭一碗薑湯,舒暢又暖心。

            對於那個依然封建保守的年代,這樣的呈現固然是帶上瞭玫瑰色濾鏡。即使有茍且和無奈,但總是黎明前的灰暗,光明終將到來。

            托馬斯終於遇到瞭可以理解他的同伴

            但對於時刻面臨著變化、不斷拋棄舊事物的當代人來說,唐頓莊園是對緊張神經的一種撫慰。在這裡,復雜又紛亂的現實得到瞭消解,邁入新世界不代表著舊世界就要必然舍去,兩者可以共存。

            仆人們冒著“大不敬”的風險反抗王室傭人的頤指氣使,為的是爭取自己為皇傢服務的資格;唐頓在年輕一代的盡心操持下煥發新的生機,同時也為古老的皇室駕臨雀躍不已;身為愛爾蘭共和黨的湯姆依然保有自己的政見,但他選擇瞭為自己摯愛的女人的傢族盡心盡力,甚至得到瞭國王的感激。

            時代影響著人們對於階級、傳統和權利的看法,但不會動搖他們對這所莊園的熱愛與忠誠。

            唐頓從來不是一個壓迫的象征:因為有莊園和維系它的克勞利傢族,皇室才會停駐在這個寧靜的小鎮,為鎮上的人們帶來榮光。就如唐頓曾在戰時作為醫院,既是高高在上的貴族之傢,又是普通士兵的療愈修養之地。唐頓維系著這個社區,它並不隻是從人們手中拿取,它也在反哺這塊土地。

            唐頓已經接受瞭變化,它還會繼續改變,婚姻如此,愛情如此,樓上與樓下的關系如此。但變化不意味著徹底的決裂。截去朽木,拭去黴菌,重新修復,粉刷上漆,就像一代一代的唐頓人精心維護著這所莊園一樣,幸福也許不在別處,就在我們早已擁有的事物裡。

            不必過於害怕停駐在過去,或恐懼未來的改變,人們站在時代的岔路口,並不是隻擁有現在,而是同時擁有過去和未來。有根,有希望。

            賣掉大宅、搬進更現代的房屋是自由的選擇,守護這份情感的依戀、創造新的榮光是一份責任。莊園未來的女主人瑪麗已經下定瞭決心。

            唐頓的故事,還將繼續。